高三失踪
秩序中庸
近期逆裁
御成响王
话痨是我

[SPN]The mose[Gad/Dean]

Title:The mose
Pairing:Gadreel/Dean 隐Sam/Dean
Rating:PG
Author:Lustan
Disclaimer:我不拥有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以及我希望Gadreel是被误会的。
Summary:Gadreel与Dean相遇后明白了曾经思考过的东西。
_____
他用手去清理地面上厚厚的尘土,试图弄出一块干净的地方,他不想让那些东西沾染上自己的白袍,他始终厌恶那些轻轻拍打就会四处飘散的东西。
尽管在他还是伊甸园的守门人的时候,就看到过那两个人惬意地睡在那些高大的果树的下面,树的根连接着泥。但是他们看上去一点儿都不介意,尽管他们赤身裸体地躺在长满青草鲜花的泥地上,他们依旧从容不迫。
他一直认为他们很美好,他不讨厌父亲的宠儿,他只是厌恶那些污秽。有些时候他甚至觉得他们值得更好的,像他们一样拥有一对强有力的翅膀,以及那些无边的法力。
他对父亲的园丁说过他的想法,园丁却只是扯动嘴角,露出一个他不知如何形容的表情,那或许是笑,却包含了什么他不太明白的情绪。
“那是他们本来的样子,他们本该如此,就像你是个天使,那就只能是个天使。”
没有为什么,只是本该如此。自他有意识开始脑子里就有这个命令:别太好奇,只是专心去做你该做的。他是个听话的士兵,他安分守己地执行自己的任务——保护好伊甸园,保护好上帝的宠儿。
但似乎有意外这种东西的存在,不然无法解释,为什么他一直全神贯注地守着伊甸园,却有那么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,似乎从他的身体深处发射出刺眼的白光,而那白光在之后变成了嫩绿色。
仅仅是那么一瞬间的空洞,那狡猾的毒蛇却就这么溜了进去,引诱了夏娃。当他的姐妹毫无犹豫地咬下鲜红果实的那一刻,他似乎从长长的梦境中清醒过来——尽管那只是一瞬间,却长久得不可思议——他看着那毒蛇在她的手臂上环绕,不怀好意地朝他吐出分叉的蛇信。
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毒蛇,就在他将冲上前去抓住那毒蛇的一刹那,却被他快速降临的兄弟抓住肩膀。他胡乱地摇晃手臂想摆脱他兄弟的控制,然后试图向他们解释,尽管他的解释在他兄弟眼里看来如此可笑。他兄弟不相信他的说辞,什么他似乎被毒蛇施了魔法,那毒蛇给了他一个幻境之类的胡言乱语。
你可是天使!他兄弟嘲笑他,你不可能被毒蛇迷惑。
他的兄弟抓住了毒蛇,但绝对不是他所见到的那条。他深知,魔鬼逃脱了,这只是他留下来的一点小小的痕迹。
但那些父亲不会听,父亲很生气,但更多的是伤心。他想,父亲的宠儿因他受了伤害,父亲因此而伤心难过,所以给他的惩罚或许没有什么错。
但他也曾有挣扎,也试图告诉父亲自己被毒蛇迷惑,只是他突然想起园丁的话,天使是要服从的,没有为什么,只是简简单单因为他是个天使。
所以他任由自己再次被兄弟的手臂架起,然后被刻着咒语的手铐铁链束缚,被压往天堂里最黑暗最潮湿最安静的地牢。在他经过他的父亲身边时——那不是他父亲真正的身体,那只是一个承载了父亲力量的水晶球——他似乎听到父亲的低语:我以为,我永远不会再用到它,第三次。
他看不到父亲的眉头是不是皱起,他也看不见父亲的眼睛里是不是充满了悲伤或者其他的什么的情绪,他想或许有无奈吧,在夏娃被驱逐的时候他在亚当的眼里看到了这种情绪。他不知如何形容,他觉得胸口有些闷,但他不理解。
而就如同他不理解无奈一样,他看不到他的父亲的想法,他也不知道真实的父亲究竟如何,而在这思考的同时,他陷入迷茫。
他还是坐下了。最开始他站在那块清理过的空地上,打算这么站一辈子。但他过了几天就没法坚持下去,他能感受到疲惫,这里似乎有削弱天使法力的效用。疲惫对他来说这是特别的感受,他不是不知道疲惫的存在,伊甸园中的一切都会累,而那之后,他们会睡觉——闭上眼睛,呼吸平稳。而再睁开眼睛,他们的眼里栖息着光和热,像是燃烧着的的火焰。
园丁曾告诉他,这是人类的奇迹。
他坐在地上,背后是结实的墙壁,上面长满青苔,那些绿色的小东西软软的,刷着他赤裸的背。他转过头看着它,想起亚当的眼睛,想起花园的植物,想起父亲的水晶球,想起他的朋友Abner,最后想起青苔前的自己。
他是个无所抗拒的战士,也是个听从命令的将士,他是那样爱他的父亲又是那样忠实于他。但外面的天使会用蘸满墨水的羽毛笔在记录一切的纸张上写着,他有罪。
他见过做这项工作的Michael,那个冷漠的大天使是他们的大哥,既强大又耀眼。但不只是他,还有另外的那个叫Metatron的天使,他知道Metatron,父亲的记录者但不知为何他对他没有太多好感。
然而他不知道自己会被用什么样的文字如何记录下这些“罪证”。他一直都无法像Michael一样那么灵活地使用文字,但他会看,会读,他也读过那些天使写的文章,有的朴实无华,有的却繁重而华丽。他没看过Michael的文章,更没见过Metatron

的,他脑子里出现了奇怪的东西,他似乎开始“想象”,而当那些原本不存在的东西出现在他的脑海,像是一块石头碰触水面,荡起波澜。这感觉出乎意料地好。
然而这没持续多久,天使之刃刮着灰白的石墙的声音渐渐变大,最后停留在他的牢房外面。他听到声音抬头看看谁来了,果然是这里的守卫Thaddeus。他不怀好意地握着发着银光的天使之刃——那玩意儿是用来杀天使的,废话当然了,不然怎么叫天使之刃——然后打开牢门。
“嘿伙计,我们送你来不是让你在这里当个思想者的,你有罪,所以你得尝尝天使之刃,知道吗?”
而那带着力量的武器划破他的身体让伤口布满整个躯体,血液流出,他闭上眼承受苦痛,然后在心中流着泪恳求救赎。
我仁慈的父啊,饶恕我吧,饶恕你的儿子。
然而什么奇迹都没有发生,给予他的,只有Thaddeus无止境的羞辱与折磨。
——
几百年过去,他被Thaddeus打着护卫的旗号用尽办法折磨他,几乎每次折磨都以这个混球向上拉着捆着他脖子的铁链另一端,然后变着花样来侮辱他结尾。
他已经不觉得他们施加给他的那些所谓的罪过是理所当然的,他开始怀疑他的父亲,他的天堂,他曾经一度放在心中去敬畏的信仰。
他原本一直忍着,直到Thaddeus对他说,Abner被他给剥皮去骨时,他开始出现裂痕,但那些怒气属于Thaddeus,不属于上帝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。
杀了他,杀了这个所谓的兄弟,杀了他。
他几乎闭上眼,想象Thaddeus被天使之刃一点点切成一小块的场景,但最后他还是选择那些无尽蔓延的黑暗,
你想要成为上帝的忠心侍卫,就用行动证明你做得来,证明你的忠诚,也可以选择不做,抽身离开。*
园丁曾经跟自己说过这句话,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的自己露出了怎样一副不可置信的脸,那似乎是他诞生以来做过的最具有感情波动的事。他当时对园丁说,你别开玩笑了,就算我是个天使,我也知道什么是玩笑。我不会怀疑我对父亲的忠诚,我是那样爱他。
园丁回答他说,但事实上你可以选择,上帝不曾怪过你。
堕落,堕落,似乎无止境的堕落。
他感受到囚禁着他的这个监狱开始一点点地崩坏,他能感受到他的力量似乎在一点点地回来,从指尖,从头顶,从身体的各个角落充斥他的身体。他似乎在温暖的能量充满他的一瞬间感受到了莫名的情绪,那是喜悦吧,他曾听园丁说过,像是花园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,温暖又满足。
“我的天堂一定拥有无境的阳光。”
园丁却只是对他笑。
莫名其妙的堕落快而短暂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想起这么一个片段来。而他以人类的身躯站在地面——一如他多年以前看到过的那些地面——却没有弄脏他的脚,他的脚被不同于衣物的布料包裹,隔离了地面与肌肤。
这是人类新的奇迹,他想,或许这是人类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,他们终于不像那么久以前他们的祖先一样需要天使的保护,他们能主动保护自己了。
以人类的身份生活一段时间,一定是很奇妙的体验吧。
他动了动手指,继续这个身体的主人刚才做的事情。
——
当他听到Dean Winchester的祈祷而来到他的身边时,他带着一点好奇心看着眼前的这个大名鼎鼎的男人——或许Dean在普通人类间没什么名气,但他可是怪物天使恶魔眼里的大红人——他知道Castial在哪里,他知道。尽管自己被囚禁在那牢房中那么多年,但总会听到狱警们谈论什么的,关于上帝的失踪,Castial的掌权,那些利维坦的出现,炼狱的位置——只要你稍微留心,将耳朵贴在灰白的墙上,就能听到那些好事的天使聊天内容。其中出现最多的不过就是这个姓氏——Winchester。

TBC

评论(4)
热度(4)

© 六山崩地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