秩序中庸
除了当个好人以外没其他选择
但是也不想做坏人就是了

【邦良】花吐症(虐)

这个刀片真特么好吃啊!!!?????(安详)

狂想域:


【九月十三】

汉中,九月,鸿门宴后。

半支莲的花期已经到了末尾。

偶尔见到红的黄的几朵,好不娇艳,却也可怜。

花贩子们正在处理无人问津的花束。偶尔有几个书生路过,掏出几个身上仅剩的铜钱买下一些,边嗅着花香边叹息。

世间总有人想留残花,延花期。

前些日子开始,张良总感觉喉咙发痒,心中郁结之气愈发严重。

今日阅读书卷之时,突如其来一阵咳嗽,有什么东西一拥而上。

张良不禁张了张嘴。

世间总有人想留残花,延花期。

张良绝不是其中一人,至少今天之前不是。

谋圣张良,望着自己桌面上散落的半支莲,陷入了沉思。


【九月十五】

先生最近的身体很不好。

部下发现了先生的脸色越发苍白,平素本就看着不甚强壮的身体,如今是真切透出一股病弱气来。

并且先生近日总是以袖掩嘴,说话虽然依旧清晰,却偶尔带有几个含糊的字眼。

就好像有什么在嘴里似的。

部下大胆猜测,该不会是先生最近东西吃多了,闹肚子吧?

部下不敢向先生确认。

反正大王许久才来一次,每来一次总是速速解决了事情便走。先生虽然身体欠恙,但依旧思维敏捷,大王应当不会发现任何端倪。

不过先生还是应当补补身体了。

这么想着,部下向先生示意,先行离开。

脚下隐隐感觉碾碎了什么东西,部下低头一看,这才突然发现院子里最近多了很多花瓣,残残破破,着实令人不快。

如何令人不快却很难说得上来,部下皱了皱眉。

只觉它们干瘪,黯淡,虚弱。

正竭尽全力地奔向死亡。


【九月十六】

“啪——”笔身落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,墨迹溅在了旁边的几朵半支莲上。但花瓣枯残的不堪一击,起初摇摇欲坠地捧着墨珠,最后却被压的贴紧在桌面上。

墨色晕染开来,脏了。

张良捡起了笔,手指微微颤抖着,力不从心。他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情况每日愈下。

虽不知是何原理,病起何故,但这病着实是咄咄相逼。不过几日便已经到了这般田地,一气一息都在飘落的花朵,让张良觉得像极了自己脑子里要满溢出来的思绪和情思。

仔细一想,该是吐出的花在不断消耗自身的气血。

怕是花期将尽,人亦将亡。

思及至此,即便是张良也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笔。

大事未成,此刻不应离。

更不能离。

夜深,烛光摇曳,先生仍不疾不徐,执笔细书。

至少目前能够做到的事情,能谋划的最远的日后,都必须告诉大王。

一张张纸上尽显雄才伟略,一行行语句中步步为营。

但那细细写满了字的纸张映衬着花朵,看着倒有几分像是一心一意诉衷肠的情书。


【九月十七】

刘邦登门拜访,张良因病不见。

部下交给了刘邦几张纸,刘邦草草扫过之后心中了然,隔着门说

“谢过子房,不知子房何时方便一见?”

“大约再过几日。”张良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,确是病弱。

刘邦心里的怀疑便也压下去了些。

隔着房门寒暄了几句,虽然不便,但张良的语句中也慢慢染上一丝笑意。

不时,刘邦急着回去处理军事,简单道别之后便要离开了。正当回去时,刘邦发现了门前几朵半支莲,再细看,似乎到处都有些半支莲的痕迹。

到底是久经风月的人,刘邦没有多想,下意识便朝里说:

“子房可是遇到了心悦的姑娘?如此费心培育花朵,想必是相当中意吧?”

房内却一时沉默。

随即是一阵被竭力掩盖的咳嗽。

几分过后,房里才传来刚平静下来的声音:

“……无。大王说笑了。”

然而门外早已空无一人。

【??月??日】

房内安神的熏香点着,轻烟摇摇晃晃上升着。

床铺上散满了花。张良闭着眼,浅浅的呼吸着。

残缺的碎瓣混合着完整的花朵,一室狼藉。床头的药汤凉了,盘子上还盛有几颗甜嘴的枣子。

张良偏了偏头,模糊地瞧着床上。

半支莲,红的,黄的,白的……

明明是美丽的东西,此时却是黄泉的呼唤。

张良心里清楚得很,他明白这个道理。

自己对君上的那些心思,也是同样。

本应该是美丽的东西。

却危险的能要了他的命。

熏香越来越淡了,烟挣扎着从香炉里出来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到底是燃尽了。


【九月二十】

刘邦近日专于招兵买马,训练将士。

有几日未拜访军师了。

部下一直送来了军师的书信,里面全部是刘邦正需要的建议。

大王高兴之际不禁感叹自己前日还怀疑军师有异心,如今看来是完全不必忧心。

是自己多虑了。

“子房近日可好?”收下书信的同时刘邦顺便问了一句。

部下的表情似有一瞬的惊讶,却又很快恢复正常。

“大王,先生已经死了。”

刘邦翻看书信的手顿了一下,却仍是一副专心阅读的样子,无甚波动。

“如此,我明白了,退下吧。”

部下便顺从地离开了。刘邦仍在仔细阅读那一叠叠纸,心中了然。

“不愧是子房,如此目光长远。可惜了。”刘邦捻着手中的纸张,自言自语道。

阅毕,将所有纸张投入火炉,一瞬成灰。

纸里偶尔夹杂的花瓣,也在被刘邦发现之前,一同变为灰烬了。


【半支莲】

忠诚,热烈,沉默的爱。

评论(3)
热度(120)

© 六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