秩序中庸
除了当个好人以外没其他选择
但是也不想做坏人就是了

[邦良]情人节

大甜饼一块
情人节快乐w

刘邦的左手夹着刚点上的烟,红色的火光钻进烟草里,再把烟灰挤出来,它们掉到刘邦的手指上——虽然早就失了温度——刘邦也像是没有察觉到一般,一动不动地楞着,用力盯着他面前闭着眼睛然后张开嘴的——似乎是在准备跟他亲吻的——张良。

刘邦没有动作,于是张良有些不耐地睁开眼睛,挑了挑眉毛,抛出一个疑问句: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刘邦身形一抖,差点从吧台椅上翻下去。

“看起来是不愿意了。”张良仰头喝光杯子里的液体,站起来拍了拍大衣,背过身朝出口方向走。酒吧灯光有些昏暗,但刘邦看得清——他绝对要看得清的——张良通红的耳垂,有白发的衬托故而更加显眼。
松散的烟灰落光了,火星也烧到了更里头,然后狠狠地烫醒了刘邦。他一把捞过台上预备好的花束和礼物,朝着张良追去。
“不是不是,我愿意的!!”

刘邦跟张良交往时间满打满算刚好一年。刘邦追的张良,挑了个好日子,就是去年的今天。虽然刘邦有着自己百分之九十九的不会被拒绝的自信,但还是有百分之一的忐忑不安,选在情人节告白美名其曰是希望靠着各路爱神加持buff抱得美人归。
……好吧,他其实没什么把握。

毕竟张良是那样聪明的人,平时也不见他与除了诸葛亮以外的人有什么往来,如果不是工作需求,恐怕张良与他可能根本不会有交集。

那天江边恰好有灯光节,江岸两边闪耀着五彩的霓虹灯,点缀着无数仍带有春节喜庆气息的鲜花。小情侣们手拉着手看着音乐喷泉,听着绵绵情歌。
当刘邦强拉着张良挤在无数看江边夜景的小情侣里头,低声对他说出心意的时候,乐曲到了高潮,清澈的水柱喷向天际,灯光射过它,打在人群身上,惊叹和欢笑声响起——太吵了,他怀疑他的表白根本没有被张良听了去,他忧心着,又期待着,现在他自己的心跳声大得足以掩盖掉所有的声音,他握紧了张良的手,无来由地怕张良从人群里消失。
这时突然下起小雨来,刘邦懊恼自己没有带伞,背景乐换成了《冷夜雨》,张良还是没有动作,刘邦低下脑袋,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也许他该做好被张良狠狠地骂一顿的准备。
然后张良学他,附身贴近他的耳朵,呼吸里带着热气,迟疑了一会儿,然后说了个“好。”字。
刘邦猛地抬起头来看着张良,忽然他的面容变得模糊,他身后的景象却看得清清楚楚。细雨落下来,灯光变成亮粉也掉下来,粘进雨水里,掉在摇晃的江面上,然后映照在张良的脸上。他的眼睛里没有那些反射,两潭碧蓝的水静止在那儿,如镜子一般,只映照出他刘邦的样子。

他们在彼此的眼睛里看见对方灼热如火的灵魂,然后在雨中细细地亲吻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主动亲我。”
刘邦追上张良,也是奇怪,明明没有几步路,张良的步子也不大,可他偏偏追得气喘吁吁。
这一年里他们都很忙,并没有什么时间好好谈个恋爱,张良对他的态度似乎与往常无异,只是在常人看不到的地方添了不少嘘寒问暖。
刘邦常暗自庆幸,还好他聪明绝顶,不然无法看清张良的真心。
可也有迷糊的时候,就比如今天,就比如不久之前——他刚下车就带了礼物去找张良,满心欢喜地想爱人给他一个香吻,结果却被他推开。

“……我没想到你今天会回来,”张良仍背对着他,尽管刘邦的手指已经与他的交叉扣紧,尽管刘邦看得见他通红的耳垂,他也不愿转过头来,仍自顾自地说着,平稳的语气里似乎有一丝不可闻的窘迫:“我没有给你准备礼物。”

这时候的天色总算沉下来了,于是墙上那些暖黄色的装饰灯细细碎碎地亮起来,刘邦做了个深呼吸,此时他和张良手牵着手,像是站在璀璨的星河里。
“子房。”
刘邦唤他的字,然后用力将张良的身体扳过来面向自己,张良偏着头不愿与他对视,脸上果然已染红了大半。
“我喜欢你,我喜欢你的。……没有礼物也没关系。”
毕竟他已得了张良的真心。
刘邦轻轻地啄吻着张良的脸颊,双手握得紧了,怕张良觉得难受,刚要松开,却被对方用力地握回来。然后张良抱住了他的背。
他闻到刘邦身上的味道,仿佛是被玫瑰和糖包围着。这人的爱意芬芳甜蜜,……但他并不觉得腻。

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
这不会是他们最后的情人节。

评论(10)
热度(128)

© 六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