秩序中庸
除了当个好人以外没其他选择
但是也不想做坏人就是了

自家孩子的童话pa
试着画了其中一小段√

巨轮在无情的风浪中颠簸摇曳,冰冷潮湿的海风如刀割般刮过Roddy的脸颊,豆大的雨滴鼓点般劈头盖脸地打在身上,落入眼中模糊了视线。鬼哭般的狂风呼啸着,木质的船身开始发出脆弱的呻吟并慢慢开始向一侧倾斜。在生死攸关的事态前哪怕是训练有素的船员侍卫们都失了分寸,无人顾得上自己曾信誓旦旦以生命起誓要去保卫的主人,每个人都惊慌地乱作一团,脑子里只想着自己要如何从灾祸中幸存下来
同样无暇顾及他人,他咬牙卯足劲抓紧在雨中来回晃荡着的缆绳以固定自己的身体,但随着船只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重力施加的作用开始显现,粗糙的麻绳割破了他洁白的手套,连带着布料的碎屑擦过年轻俊美的王子的掌心——
他掉了下去,被凛冽的狂风拉扯着落入海中。

海水是冰冷的,呛入肺中如针扎一般,带来尖锐的刺痛。湿透的刘海粘在脸上遮挡了视线,他无措地踩着水挣扎着从水中仰起头,可很快又被高耸的浪头压入海中,脑海中只剩一片空白。历经几次氧气被彻底耗尽,失去体力的Roddy无力地朝漆黑的水底沉下。意识逐渐涣散的他陷入了绝望,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就此划上句号,恍惚间,他似乎听见了遥远的地方传来了悠扬的歌声,有什么人从后方抱住了自己:
一定是临死前产生的幻觉吧——王子这样想,感觉嘴唇被什么潮湿柔软而又温暖的东西覆上。直到湿滑的东西钻入口腔他才反应过来,蓦地睁大眼睛

海水在眼膜上形成了一层朦胧的雾,昏暗的环境下什么也看不清楚,但Roddy觉得自己看见了一双眼睛: 一双明亮得如同灯泡般的橘黄色的眼睛。虽然一般情况来说,人类是无法在水中发声的,可Roddy却清楚地听见对方愉悦而低沉的笑声穿透耳膜传入颅中:
“И□ъч□пё□□кг”
伴随着那意义不明无法理解的“话语”Roddy的意识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
评论(2)
热度(60)

© 六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