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三失踪
秩序中庸
近期逆裁
御成响王
话痨是我

im70/EQ300
自家耳机的小段子。

01
70是个有点孤独的人。
他在三角区的地位不算高,单是也绝对不低。出色的嗓音能够轻松演绎各种声线,其中烟嗓是最受人喜爱的。
乐器尤其擅长架子鼓和木吉他,但是敲击鼓点就足以让人移不开眼。
——对比这附近一片儿的人,他要优秀多了。
可他还是有点孤独的。
他总是很少与人打交道,不是埋头研究乐理,就是投身练歌房,如何演绎音乐在他心里占了最大的位置。另外那一点是留给友情和不一定有的爱情的。
然而朋友只有一个,爱人连影子都没有。
所以当70停下练习的时候,他才开始烦恼。
“我真的要一直这样下去吗?可是我并不认为如今的我能与其他人打交道。”

还好这样的烦恼只是偶尔发生的事件,悠扬的提琴声除了毫无感情以外近乎完美。

02
70以前不这样的。
他虽然被强迫着练习钢琴,但是有很多伙伴同在,所以苦涩和欢愉是同时存在的。
开怀大笑和优雅的乐章并不冲突,阳光带来灿烂的金色是最美好的渲染。
那或许也是友谊的颜色。
……
再之后发生什么了?
或许是从友人爱上了其他的乐器,而他又恰好不喜欢的时刻开始,分离便悄无声息地降临了。
“或许是因为我还不够成熟,未能跟上他们的脚步吧。”
这么想着的70将门关起来,毫无保留地沉溺于技巧的训练中,再不去想曾经灿烂肆意,如今却已冰冷刺骨的笑容。
他也因此错过了,一道不停追逐着他的身影。

03
为了避免麻烦,70总是穿着一身黑衣。
这样就不怕弄脏了,蹭到哪里都无所谓。
可是这身黑衣并不能使他骨骼强硬,在被车子甩出去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。
随后是一阵持续的蜂鸣声伴随无尽无止的,刺眼的白而来。

04

“……前辈。”
听到声音睁开眼来的70目光所及仍是一片空白,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躺在车祸现场,直到一杯水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顺着拿着杯子的手往上看,看到了一张不怎么熟悉的脸,除了黑发黑眼以外,这人全身都是白的。
“前辈总算醒了,你先喝水,我去叫医生来!”
70握紧了水杯,努力地在自己可能不剩什么的记忆里搜刮着关于这人的印象,…这白得扎眼的一身不可能忘吧。
“慢着。”
“嗯?怎么了前辈?是哪里不舒服吗?”
“我们…我们是不是见过?”
多么老套的台词啊,他居然说出来了,他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出来了!
“……是的,就在刚刚。”
70发誓他看到这人抓住门把手的手指握紧了,那阵沉默也明显过头了,倒不如说这试图隐瞒什么的语气完全被这段沉默给毁了。
“我是70。是你把我送到医院的吗?谢谢你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EQ300。”
只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便走出病房的人似乎有些窘迫,留下被打开记忆匣子而楞在床上的70。
啊,是那个小学弟。

评论(5)
热度(14)

© 六山崩地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