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三失踪
秩序中庸
近期逆裁
御成响王
话痨是我

[李杜]Down

       *小学生文笔注意

       *一个小天使点的梗 @cp洁癖患者

  *李杜[王者pa 可能是什么AU吧]

  *肉夹馍(肉没了,要是想看03请私戳我👍)

  *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特工的元素,对不起[土下座]

  *BGM:Down-Marian Hill

   01

  

  下午六点的时候这场雨才停下来,空气里的水汽潮湿冰凉,像是一层看不见的薄纱轻轻地依附在人的肌肤上。李白刚下车,清冷的空气刮过他的耳朵,把褐色的头发吹散了几缕。他裹了裹黑色的风衣,朝不远处的别墅走去。

    从停车场到宅邸有一小段距离,宽敞的路面铺着灰白色的石料。路旁种着高大的细叶榕,不久前才落下满地金黄,现今碧绿的嫩芽就迫不及待地钻出来了,像是无数翠玉被点缀其上。淡绿的苞缠住紧缩的叶子,等待它们舒展时分脱落。等到那时,树下又将是另一番风景。

    李白站在树下,看着连绵的灰白色向前蔓延开,触及阴霾未散的天空融成一片。黑色的分界线被漂浮的云模糊成灰蒙蒙的过渡,远处的树的枝干交错着穿插进天幕,像是被橡皮擦过的淡影。还带着几分凉意的早春仍看不见十分明亮的绿色。李白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鼻梁,刮下来几滴水珠,空气水分饱满,恐怕不久后又将倾盆溢出。

    宅邸的四周打着暖色的射灯,给建筑覆上一层金色雾霭。外墙长着一片肆意茂盛的爬山虎,深绿的叶子含着高光,底下深色的阴影随着微风摇晃。

  宴会还未正式开始,大多数宾客却已经提前到达。今天是姜子牙大寿,来访的不只是如张良和虞姬这种有亲密关系的人,楚汉两派的车在门口停了好几辆,来意明显。然而武则天却不打算露面,只让李白带了贺礼和几句扁平的贺词来,其中也不见得有几分真情实意。只是受雇于人,李白懒得探究老板的心理,更何况女人心海底针,瞎想只是徒增烦恼。

  李白在入口登记处放下贺礼,才踏进去一步就看见熟悉的身影——翠发青年穿着一身挺拔的银灰色的正装,李白在心中赞赏裁缝的手艺,细腰窄臀恰到好处地掐出来,大腿的线条被剪裁完美的布料裹住。他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,猜测青年的武器会收在什么地方,走过去拍了拍青年的肩膀,对方却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来,脸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。不等李白搭话,他便尊敬地喊了声“前辈。”语气平稳得很。

  然而就算是这样也还是掩盖不了那双碧玉般的眼睛里清晰的情意,不然这副“我跟你没什么交情”的伪装还真是无可挑剔。李白把眼神移向青年系头发的黑色发带,超出长度的部分垂落下来,像是个蝴蝶结。李白笑着伸手佯做要扯,被青年红着耳根躲过去后便微笑着走开了。

  欺负后辈固然可耻了些,但谁让杜甫欺负起来这么有意思。

    这是没有办法控制的恶劣本性,不能怪他。

  02

  

    姜子牙品味不错,李白打量着室内装潢想着,到底是有文化的黑社会大佬,和某些暴发户就不是一样。只是宴会实在是无趣,作为主角的姜子牙以自己身体不适为由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,张良向宾客转达师父的歉意后也跟着师父消失了。尽管建筑内挂着许多名画,甚至可以说是美术馆了,但这并没有什么作用,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不耐烦。角落的李白晃着手中的酒杯,紫红色的酒液在晶莹剔透的杯中化作旋涡,这样粗暴未免有些太糟蹋美酒了,但他的注意力难得不在此。

    刘邦和项羽站在一块儿说话,脸上挂着要多假有多假的笑,时不时碰个杯子。在脸色不佳的人群里看起来格外显眼,杜甫作为保镖站在刘邦不远处,拇指和食指的指腹不时摩擦着。窗外时不时闪过一道白色的闪电,将一旁的雕塑照成惨白的一片。震耳欲聋的雷声把舒缓的音乐盖去,项羽皱了皱眉,说道:

    “恐怕又要下大雨了吧,春天的雨水就是多。”

    “春雨贵如油嘛。”

  刘邦这么说着放下了酒杯,手指漫不经心地叩着摊着白色桌布的桌面,视线流连在盘中的点心上,最后捏了块草莓蛋糕吃了起来。张良去找姜子牙叙旧了,韩信还在蜀地没回来,还算得力的助手也就杜甫了,刘邦眯了眯眼睛,越过项羽看着角落的李白,心中不知打着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他这次来肯定是为了拉拢姜子牙,张良跟这老头的师徒关系没法指望,虞姬作为他师妹在楚地,武则天自立门户在道上如鱼得水,三个徒儿,偏心哪个都说不过去。……这姜子牙也是厉害,带出的三个徒弟都了不得。刘邦咽下蛋糕,想到武则天,不由得多瞥了几眼李白。

    他相当佩服这女人,不仅是狄仁杰,就连青莲剑仙都能为她做事……

    “刘邦!”

    张良失了平日的冷静的声音打断他的思考,刘邦转头去找那声音来源,紧接着却是外物撞击太阳穴的一阵剧痛。自家军师万分担忧的脸成了他昏过去前记下的最后景象。

   这次事件似乎是什么预兆,袭击者被抓到后直接自我了断,扒下面具后露出一张面目全非的脸来,根本无法辨认身份。

   刘邦并无大碍,张良出声提醒前,一旁的杜甫便已准备将自家老板推开了,所以刘邦不过是撞到桌子晕过去而已。杜甫肩膀挂了彩,子弹擦着皮肉射进墙里,却还是蹭掉好大一块皮。

   韩信闻讯立马赶回来,杜甫因此得了假。

   李白把事情告诉武则天之后,那女人低头看着自己的艳红色的指甲,低声笑了出来:“老狐狸和小狐狸,你觉得谁能赢?”

   李白不回她,武则天拉开身后的窗帘,难得的阳光洒进来,照得女人本就美丽的脸更加光彩动人,过了很久,她才说:

  “还在这里做什么,不去看看你的小师弟吗?”

03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de42fceee833

评论(17)
热度(156)

© 六山崩地裂 | Powered by LOFTER